您的位置: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点了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限制三級  »  花言巧語騙到美艷老師
花言巧語騙到美艷老師
“媽,您這樣教育我合適嗎?什么叫作我們家人丁稀少,讓我多找幾個女朋友啊?我記得,三歲上幼兒園的第一天,您就反復叮囑我,讓我找兩個女朋友回來。您可真是我親媽啊!”甄有錢郁悶的看著自己的老媽施茹,一臉的無語。

  “兒子,老娘我可是為你可操碎了心啊。你幼兒園不給我找兒媳婦也就算了,那高中了,總是允許早戀的吧?人生沒有早戀,那多遺憾啊?!筆┤鬩渙癡嬤康目醋耪纈星?。

  “媽,你可拉倒吧!高一開學第一天,你說你給我準備了開學驚喜,好家伙,當天晚上給我弄來兩首富的女兒,大半夜的,你兒子我差點沒嚇出心臟病?!閉纈星娑宰約旱募防下?,真的是快絕望了。

  施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,強詞奪理道:“那還不是你不爭氣啊?讓你好好談戀愛,不要光顧著學習,你小子倒好,年年全年級第一名,你是要氣死我啊?我和你那死去的老爹,就你這么一個兒子,你還不給我好好努力多找幾個兒媳婦,你是準備讓我們甄家絕后啊?”

  噗——

  甄有錢要吐血了。

  這都什么歪道理啊?

  別人家的小孩兒,家長囑咐的都是要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,而自己的老媽,竟然天天催促自己談戀愛,這叫什么事兒嗎?

  我德智體美,竟然也是錯?

  “行了,媽,我不想跟您爭辯這事兒了,您就說吧,今天找我什么事兒?”甄有錢明天就要開學了,所以他還想早點休息呢。

  施茹溫柔的一笑,甄有錢就往后躲。

  他太了解自己的老媽了。

  “寶貝兒子啊,媽找你來,其實也沒什么事情啦,只是想給你點生活費而已?!筆┤閼0妥叛劬?,一副無辜的樣子。

  甄有錢這下更警惕了,自己老媽每次這么賣著萌說話,絕對是大陰謀啊。

  “媽,你就說吧,給我多少錢?我最多能夠接受兩百萬啊,多了我是真的花不完啊,您別為難您兒子了行嗎?”甄有錢吃過這樣的虧啊。

  “不多,不多,也就是十個億而已?!筆┤閶諉嬉恍?。

  甄有錢一聽,轉身就跑。

  “給我攔住他!”

  嘩啦啦——

  一百多個黑衣大漢,頓時攔住了甄有錢的去路,十幾個出口,被圍堵的嚴嚴實實的。

  “媽,十個億,我天天用來燒火,也用不完啊!”甄有錢都要哭了。

  我還想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呢?

  “不行,這十個億,你必須要在大學中花完,而且,必須是花在女人身上,否則的話,嗚嗚嗚……”

  “否則的話,你就別認我這個媽了,嗚嗚嗚,就讓我們甄家斷子絕孫,讓我遭報應享受不了天倫之樂,就讓我一個人孤獨終老吧……”施茹哭的梨花帶雨,甄有錢直接崩潰了。

  “媽,我的親媽啊,您別呀,怎么還帶斷絕母子關系的呢?”甄有錢無奈的要命,見施茹還在哭,嘆了口氣,道:“行了行了,別哭了,我答應,我答應還不行嗎?”

  “真的嗎?那一言為定哦?!筆┤鬩幌倫泳托α?,然后沖到甄有錢面前,扶著他的肩膀道:“兒子,你可不能騙老媽啊,如果你真的不做,那老媽真的要孤獨終老,無法享受天倫……”

  “我做,我做還不行嗎?”甄有錢算是認命了。

  “好嘞兒子,十個億已經在你賬戶上了,不夠媽再給你打錢,一百億都沒問題的?!筆┤鬮⑽⒁恍?,開心道。

  “所以,媽,你是不管我接不接受,都準備這么干是吧?”甄有錢知道自己著了道了。

  “啊呀,困了困了,今天太晚了,寶貝兒子,好好休息哈?!筆┤悴換卮鷲纈星幕?,直接溜了。

  甄有錢是徹底郁悶了,十個億啊,怎么花啊?我還要好好學習呢!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甄有錢一如既往的裝作窮光蛋的樣子,騎著自己的自行車去上學。

  可剛到接近學校的拐彎處,就看到夏糖被劉淼騷擾。

  “夏糖?”想到老媽的叮囑,甄有錢嘆了口氣,只好過去了。

  “劉淼,你又在騷擾夏糖啊?她上次不是告訴你了嗎?她不喜歡你的!”甄有錢騎著自行車,一臉不屑的看著劉淼。

  夏糖看到甄有錢,趕緊跑了過來,躲在了他的身后,而劉淼則是一臉不爽的看著甄有錢。

  “甄有錢,夏糖跟你有什么關系?你個窮逼,還敢裝?你以為你真的是真有錢啊?”劉淼指了指身后的寶馬,道:“你能和我比?大一剛開學,我老爹就送我一輛寶馬X5,而你呢,只能騎一輛破自行車,還是破的?!?br />
  “節能環保,有什么不好啊?”夏糖探出小腦袋,反駁道。

  甄有錢一下子笑了,嘿,這小丫頭,反應挺快啊。

  “就是,節能環保,有什么不好呢?一輛破寶馬,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甄有錢不是裝出來的,他是真的不屑啊。

  他老媽的豪車和別墅,哪兒都有,他小時候旅游去一座城市,就發現那座城市有個家,搞得他一直以為,這些東西都是爛大街的破爛呢。

  直到上了高中,才知道,原來別人家買一套房子,都得拿出一輩子的積蓄啊。

  我去,這叫什么事兒啊?

  自己十五六歲了,才對這個世界,有了真正的認識和了解啊。

  夏糖就喜歡甄有錢這個樣子,永遠對什么都不屑一顧的傲氣。

  “這才是我應該喜歡的男生,視金錢如糞土。不像劉淼,仗著家里有點錢,就亂來?!畢奶嗆駝纈星肆甑耐?,知道甄有錢一向看不上錢。

  “破寶馬?你一輩子都買不起這么一輛破——寶——馬——”劉淼故意將最后三個字拉的非常長,然后一腳就將甄有錢的自行車踹倒了。當自行車倒了之后,劉淼對準了輪胎,使勁一跳,將所有的車輪輻條全部踩斷了。

  “我讓你多管閑事!”劉淼得意洋洋的看著甄有錢,一副“你能拿我怎么樣”的樣子。

  “你砸我自行車?”甄有錢一下子就火了,這可是他能夠接近普通生活最有力的交通工具了啊,沒了他,甄有錢只能開家里的蘭博基尼了。

  “砸了又如何?”劉淼挑釁道。

  泥人還有三分土性呢,更別說甄有錢了。他扛起已經扭曲變形的自行車,就朝著劉淼那邊走去。

  劉淼一下子慌了,他知道甄有錢打架還是非常厲害的。

  “甄有錢,你要干什么?一輛破自行車,老子大不了賠給你錢就是了?!繃蹴低蠖?。

  甄有錢認真的看著劉淼道:“你砸了我的車,我也砸你的車啊!”

  “啊?”劉淼蒙了。

  一邊的夏糖也蒙了,隨即反應過來,沖過來勸道:“有錢,你別沖動啊?!?br />
  “沒有沖動啊,他砸了我的車,我砸他的車,很公平啊!”甄有錢說砸就砸,真的將劉淼的寶馬X5給砸了。

  “啊……甄有錢,你他媽的瘋了吧?我的車,我的寶馬X5……”劉淼看著自己的愛車被砸成了個王八殼子,頓時崩潰了。

  夏糖小臉都嚇得白了,將甄有錢拉過來道:“有錢,你闖禍了,這寶馬X5很貴的,好像差不多要在一百萬左右啊?!?br />
  甄有不高興道:“他先砸我車的,我砸他的車也應該啊,再說了,不就一輛破寶馬嗎?我賠給他就行了?”

  “你賠你大爺啊,一百二十萬,來,現在賠給老子!”劉淼說著,竟然拿出了POS機,一臉猙獰的看著甄有錢罵道:“來啊,你賠不了,老子讓你把牢底坐穿?!?br />
  甄有錢二話不說,直接將POS機搶了過來,拿出卡直接道:“劉淼,給你兩百萬,以后見到夏糖,有多遠滾多遠,不要來煩她?!?br />
  然后唰的一下,就將卡里的二百萬刷了過去。

  劉淼都蒙了,你唬誰呢?我和你三年高中同學,能不知道你沒錢?一個天天徒步上學的土鱉,你告訴我你能拿出二百萬?

  “你查查看,省的說我騙你?!閉纈星吹較奶且渙車S?,回頭笑了笑,給了他一個安慰的眼神。

  劉淼趕緊打電話查詢,查完之后,直接傻眼了。

  這小子,真給我賠了二百萬?我這輛車雖然是寶馬X5,但是卻是最低配置的啊,也就花了八十萬而已,要一百二十萬,完全就是想敲詐一筆啊,可是……

  我竟然白白又賺了一輛寶馬錢?我爸要是知道了,得樂死啊。

  “甄少,小弟我之前多有得罪,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啊?!蹦芩姹隳貿齠僂蚶?,肯定不是普通人啊。劉淼雖然仗著家里有錢嘚瑟,但也知輕重的。

  “以后還煩夏糖嗎?”

  “不煩了,絕對不煩了?!?br />
  “那還快滾?”甄有錢看了看時間,感覺要遲到了。

  “馬上就滾?!繃蹴底砭團?,剛跑了兩步,就被甄有錢喊住了:“劉淼,等一下!”

  “甄少,您不會是想反悔吧?”劉淼死死的捂著POS機,生怕他將錢要回去。

  這樣的有錢人,想要討個公道,太容易了。

  “兩百萬,一點零花錢而已,我還看不上,將這兩輛破車拖走,別破壞公共秩序?!苯淮艘簧?,只能徒步走到學校去了。

  夏糖徹底的傻了。

  “甄有錢……真的很有錢嗎?”

  一路狂奔到學校的甄有錢,趕到報名處,好不容易排了隊過來,那收錢的老師問道:“住宿還是跑校?”

  “住宿!”甄有錢可不想回去住別墅了,和他老媽住在一個屋檐下,被窩里說不定還會出現哪個老板的女兒。

  “雙人間、四人間還是六人間?”

  “六人間,便宜!”甄有錢還是想體會一些正常人的生活,所以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六人間。

  他分明看到了收錢的老師,眼神中閃過的不屑。

  甄有錢知道,錦都大學不僅是全國前五的重點大學,還是一家私立大學,這個學校里面的有錢人,那可是非常多的。

  順利的報了名之后,甄有錢來到了寢室??汕奘依?,只有一個人,是個胖子。

  “嘿,兄弟,怎么稱呼?”

  “甄有錢!”

  “真……有錢?哈哈哈,兄弟,你真有趣,竟然叫這么個名字,你是多有錢啊?”胖子笑哈哈的問道。

  “嗯,我也不知道我家有多少錢,反正我剛剛砸了別人一輛寶馬X5,賠了他二百萬?!閉纈星秩險嫻幕卮鸕?。

  胖子笑的前仰后合,道:“行了,兄弟,我知道你很有錢了,我叫蔣豪,別人都稱呼我為豪豬,你也可以這么叫我?!?br />
  “豪豬,名字也挺有意思的?!?br />
  蔣豪收拾完了東西,道:“有錢兄弟,我們去領軍訓的服裝吧,然后順便吃個中午飯,下午要開學儀式了?!?br />
  “那行啊,我們先去領東西,反正也快中午了。豪豬,你知道地方嗎?”甄有錢今天剛過來,但看豪豬的樣子,應該是提前來的。

  “知道,就在女生宿舍那邊,領完服裝,旁邊就是女生樓的食堂,我們可以在那邊吃?!?br />
  “行,走吧?!?br />
  十分鐘后,甄有錢和蔣豪來到了領軍訓服裝的地方,可能是因為接近中午了,所以人很少,兩個人只花費了兩三分鐘,就領到了軍訓服裝。

  “走,食堂吃飯去?!苯老勻歡猿緣氖稚閑?。

  兩個人在人群后面排隊,食堂外面進來一群學生,帶頭的學生看了一眼,頓時就笑了。

  “快走,快走,這家伙是大二的張哲旭,憑著家里有錢,在學校胡作非為慣了?!苯藍哉廡┰緹偷韃榍宄?,拉著甄有錢就走。

  “走什么走啊,我就想在這里吃?!閉纈星戀沒壞胤?。

  “兄弟,別鬧了,你沒看見他是沖誰來的嗎?沖著大二藝術系女神安若曦來的啊,只要安若曦在的地方,對我們學生來說,那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啊?!苯烙行┙辜鋇?。

  “不,我就在這兒吃,我想吃雞腿?!閉纈星噶酥復翱詰募ν?,非常認真的說道。

  我才不管張哲旭是誰呢,今天誰也別攔我吃雞腿。

  “若曦,你也在這兒啊?”張哲旭走到了甄有錢隊伍的最前面。

  甄有錢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,大聲道:“喂,兄弟,排隊啊?!?br />
  他這話才說完,這條隊伍前面的人,就立刻全部散開了,原本排在十幾個后面的甄有錢,立刻變成了第二個。

  甄有錢撇撇嘴,直接走到了安若曦的身后,繼續道:“兄弟,排隊?!?br />
  張哲旭回頭瞥了甄有錢一眼,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冷哼道:“土鱉?!?br />
  他一邊說著,一邊從身上掏出五千塊錢來,直接砸在了甄有錢的臉上,罵道:“鄉巴佬,給老子滾遠點,別影響老子泡妞!”

  “有錢,我們去男生食堂那邊吃吧?!苯佬木ㄕ?,張哲旭真不是能惹得起的,而且他身后還有張哲旭花錢雇來的狗腿子呢。

  “你很有錢嗎?”甄有錢不喜歡高調,但是面對張哲旭這樣的人,他實在是不爽的很。

  “老子就是很有錢,你能把老子怎么樣?”張哲旭非常囂張,一把就扯住了甄有錢的衣領。

  “張哲旭,你住手!”安若曦氣的渾身發抖。

  她在錦都大學兩年了,被張哲旭騷擾了兩年,若不是為了家里,她早就退學了。

  想到農村里的父母那么辛苦的供自己上學,安若曦就只能咬著牙堅持。

  “老子一會兒收拾你?!閉耪芐矜移ばα車慕纈星瓶?,指著他道:“帶著這五千塊錢,滾!”

  “五千塊錢?打發叫花子呢?想讓我滾,至少也得給我五百萬吧?”甄有錢一臉不屑的看著張哲旭,完全不懼。

  “五百萬?老子看你是窮瘋了,來來來,你給我五百萬,別說讓我滾,讓我鉆你襠,我都愿意?!閉耪芐裾饣耙懷?,幾個狗腿子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  甄有錢挑了挑眉,笑道:“你說的?!?br />
  “老子說的!”張哲旭一點都不示弱。

  甄有錢拿起手機,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,直接道:“波叔,幫我運五百萬到學校的女生食堂,我有用,十分鐘能搞定嗎?好,我等你!”

  掛了電話之后,甄有錢道:“等我十分鐘,然后拿著錢,給我滾!”

  “小子,你是吃錯藥了吧?好,老子就等你十分鐘!”張哲旭直接就坐到了旁邊的餐桌上,翹著二郎腿,等待著。

  “同學,你趕緊走吧,張哲旭不是你能惹得起的!”安若曦有些擔憂的說道。

  “是啊,有錢,我們走吧,張哲旭可不是什么好人呢!”蔣豪也極力勸說。

  “不用,我們等著!”

  十分鐘后,一輛小面包車停在了食堂門口。波叔從外面一眼就看到了甄有錢,大聲道:“少爺,五百萬怎么用?”

  “全部給我砸在這家伙的頭上!”甄有錢指了指張哲旭道。

  “好的,少爺?!輩ㄊ宕笫忠換?,后面十幾位黑衣大漢,提起百元大鈔,瘋狂的朝著張哲旭砸去。

  “你們干什么啊?啊,別砸了,別砸了……”張哲旭最喜歡用錢砸別人了,但他萬萬沒有想到,有一天他自己會被錢砸,而且是五百萬。

  連續被砸了十幾分鐘后,張哲旭臉都腫成了豬頭,整個人都被埋在了鈔票下面。

  甄有錢擺擺手道:“行了,都停手吧,影響我吃雞腿。豪豬,過來吃飯?!?br />
  蔣豪都被眼前的事情驚呆了,看著堆成小山的紅色鈔票,突然想起甄有錢來寢室跟他說的,他剛剛砸了一輛寶馬X5,賠了對方兩百萬的事情。

  “甄有錢,你是真有錢啊?”蔣豪雙腿發軟,他死都沒有想到,自己能和這樣的有錢公子,勾肩搭背的。

  “我不是告訴你了嗎?”甄有錢郁悶道。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眾,號[玉風文學]回復數字“31”,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

  看見甄有錢的表情,蔣豪欲哭無淚,心說,你是說了,但是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啊?不都以為你鬧著玩兒呢?

  在蔣豪發呆的時候,甄有錢已經打了兩份雞腿飯過來了。

  這時,張哲旭已經從錢堆里爬出來了。他臉都腫了,甚至還有一些被錢劃破的地方。

  此時他一臉驚恐的看著甄有錢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而他身后的那些狗腿子,看見滿地的錢,都開始咽口水了。

  甄有錢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用下巴指了指地上的五百萬,道:“拿著錢,滾吧?!?br />
  張哲旭腿都軟了,一屁股坐在了錢堆上,結結巴巴的道:“甄少,您您您大人有大量,就饒過我這一會吧?!?br />
  張哲旭家里的條件在學校里面,還算是非常不錯的,所以他一直都是仗著家里有錢,到處調戲姑娘,到處欺負別人。

  就是因為他家境不錯,所以深知有錢人的手段。他此時哪里敢拿這些錢啊,總覺得是燙手山芋。

  “你剛才不是說,給你五百萬,你就滾嗎?現在可以滾了,別影響我和我朋友吃飯?!閉纈星皇嗆芟不墩耪芐?。

  “不不不,甄少,錢我不拿了,我現在就滾?!彼低暾庖瘓?,張哲旭撒腿就往外跑。

  女生食堂外面,已經擠滿了人,所有人都想一睹這五百萬的陣容。

  “他是誰啊?竟然這么有錢?”

  “聽說是叫甄有錢,真的很有錢啊?!?br />
  “感覺他好帥啊!”

  看到食堂外面的情景,甄有錢郁悶的要死,看來,想低調都不能了啊?

  “波叔,既然沒事兒了,你們就將五百萬……額,發給外面的美女們吧。只能是美女,沒辦法,我老媽可是交代過的?!?br />
  波叔慈祥的笑了笑,道:“好的,少爺?!?br />
  當外面的女生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頓時沸騰了。而周圍的男生,全都郁悶了,我去,五百萬,這新生來學校第一天,直接發五百萬出去,我怎么就不是女生呢?

  十幾個黑衣大漢,一趟一趟的將鈔票往外挪,然后朝著天空撒錢。原本食堂外面只有幾十個人,現在好了,才幾分鐘時間,外面直接幾百號人了,就連打飯的食堂大媽,都沖了出去。

  看著如此大手筆的甄有錢,站在一邊的安若曦,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。

  “甄少,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?”安若曦眼眶一下子紅了,從甄有錢剛才幫助她,到甄有錢大手一揮,擲地五百萬,安若曦覺得,甄有錢很有可能會幫助她。

  “求我一件事?”甄有錢啃著雞腿,疑惑的看著安若曦。

  安若曦走到甄有錢和蔣豪身邊,開始說了起來。

  十幾分鐘后,甄有錢總算是知道了怎么回事兒。

  “哦,你的意思是說,讓我將你們老家的大蒜買下來是吧?”甄有錢算是聽明白了,原來安若曦老家是蘇江的一個農村里面,整個村子都依靠種植大蒜為生。

  可是沒想到,很多人看到大蒜的商機,全都跑來種植大蒜,導致今年根本賣不出去。

  安若曦一家人全靠這些收入來生活,現在斷了生活來源,日子過得十分緊湊,當她看到甄有錢的豪氣,便過來求助了。

  “是,甄少,如果你能幫我,我……我一定報答你……”安若曦怯生生的說道。

  蔣豪嘿嘿一笑,高聲問道:“怎么報答,你給我們甄少當女朋友嗎?”

  “只要甄少肯幫我父母,我……可以考慮?!卑踩縶厴暈⒂淘チ艘幌?,咬著牙答應了。

  在安若曦想來,反正好多有錢公子哥都惦記她,與其這樣,還不如和甄有錢在一起,至少甄有錢之前看起來還是很有正義感的。

  “好,你做我的女朋友,那我就將你們涪江鎮的大蒜全部買下來?!閉纈星α誦?,直接道。

  安若曦眼眶一紅,心中嘆了口氣,看來,這甄有錢之前幫我,也是因為想得到我啊。算了,能夠幫得到父母,我委屈點也沒什么。

  “波叔,你過來一下?!閉纈星緩?,波叔立刻就過來了,問道:“少爺,怎么了?”

  “波叔,你準備一下,今天就去將涪江鎮所有的大蒜全都……嗯,這樣吧,你將整個蘇江省的大蒜,還有我們蜀川省周邊的大蒜,也都買下來吧?!閉纈星肓訟?,買一個鎮子的大蒜,才能花多少錢啊,還不如多收一些呢。

  “好的,有錢少爺?!輩ㄊ宓懔說閫?,立刻打了一個電話,然后又道:“有錢少爺,搞定了?!?br />
  “嗯,那就行,你告訴辦事兒的人,以兩倍的價格收購大蒜,盡量花整數的錢,這樣好算一些?!閉纈星輝諍跚?,他現在想著,該怎么將這十個億花完。

  唉,第一次感覺到有錢人的煩惱啊。

  五百萬撒完后,人群散去,波叔也離開了。

  甄有錢吃完飯,滿足的打了個飽嗝,笑道:“都吃完了吧,我們回去吧?!?br />
  因為甄有錢的關系,安若曦也稍微吃了一些。但她心里有事兒,實在是沒有胃口。

  “原本我是想好好學習,大學畢業了,找一份好工作,沒想到……”想到這里,安若曦不禁有些難過。

  她性子高傲,從來都沒有因為誰妥協過,可現在卻因為父母有難,不得不妥協。

  甄有錢剛剛走出食堂,就看到一群女生全都是眼冒桃花的看著他。

  “甄少,你好帥哦!”

  “甄少,我愛你,你有女朋友了嗎?”

  蔣豪嘿嘿一笑,指了指身邊的安若曦,大聲宣布道:“我們甄少,當然有女朋友了,喏,就是我們學校藝術學院的若曦學姐?!?br />
  “哇,甄少,你太帥了,若曦學姐,那可是我們全校出了名的,最難追的十大美女之一啊,沒有想到,甄少第一天來,就能將我們若曦學姐追到手,您太厲害了?!?br />
  “就是啊,甄少和若曦學姐,一個郎才,一個女貌,簡直就是天作之合啊?!?br />
  甄有錢別夸的有些懵逼了。

  “天啊,這錢的力量,也太大了吧?!彼剎幌朐謖饈欠侵贗A?,趕緊閃人了。

  走到半路上,甄有錢發現安若曦就像是一個小媳婦兒一樣跟在后面,頓時笑了:“你怎么還跟著我啊?還不快回去啊?”

  “啊?我……回去?”安若曦愣住了。

  “是啊,哪里來哪里去,不要跟著我了,以后你該干什么干什么,不用管我的?!?br />
  “可是,你不是讓我做你女朋友嗎?”

  “嘿嘿,只是請你幫忙抵擋那些鶯鶯燕燕的,而且你不也需要我幫你擋住那些有錢的公子哥嗎?再說了,我可是幫了你大忙的,假裝一下我女朋友,沒問題吧?”

  甄有錢這么一說,安若曦頓時愣住了,好半天才反應過來,問道:“你是說,讓我假裝你女朋友?”

  得到甄有錢準備卻大的安若曦,呆愣在了原地。

  看著甄有錢遠去的背景,她突然有一種想哭的沖動。

  剛才在食堂里,她咬著牙答應了做甄有錢的女朋友,完全是想著為家里減輕負擔。從食堂出來之后,她以為甄有錢會迫不及待的帶著她去開房。

  可沒有想到,甄有錢竟然只是讓她假裝女朋友,而且是本著為了雙方著想的原則做的。這么一算,甄有錢就等于白幫了她的忙。

  “這甄有錢……雖然有點紈绔,但……好像人還是挺正派的,應該是從小沒吃過什么苦,所以才那么亂花錢吧?!卑踩縶廝閃艘豢諂?,反而有些喜歡甄有錢的性格了。

  當然,這種喜歡,只是將甄有錢同樣放在紈绔子弟的起跑線上,對比了一下之后的喜歡而已。

  “甄少,你為什么不讓安若曦給你侍寢啊?這簡直是暴殄天物啊!”蔣豪一臉惋惜的說道。

  “豪豬,其實……我是……”甄有錢突然心中涌起了惡趣味,挑著眉看著蔣豪。

  蔣豪有些蒙了,急道:“您倒是說啊,你是什么啊?”

  “其實……我是彎的……”

  唰——

  蔣豪聽到這三個字,一下子就退出去一步,驚恐的看著甄有錢,道:“甄,甄少,我我我可是良家婦男啊,你你你可別打我的注意啊?!?br />
  “所以呢?你不肯咯?”甄有錢就是想逗逗蔣豪而已,他其實一直都是這樣的性格,即使家里很有錢,也完全有自己的主見。

  咕嘟——

  蔣豪咽了一口口水,舔了舔嘴唇,猶豫了一下道:“那個……甄少,你別沖動啊,我倒不是……不可以,但,您總得……表示一下吧?”

  甄有錢反而愣了一下,心說,我去,這個死豪豬,竟然真的能夠為錢出賣身體!

  “你要多少啊?”

  “六位數就行?!苯廊躒醯乃檔?。

  甄有錢故意打量了一下蔣豪,搖了搖頭道:“最多三位數?!?br />
  “兩個臥槽,甄少,我們好歹是一個寢室的,你大把大把的往外扔錢,也不肯便宜你的枕邊人啊?”蔣豪一臉的不愿意。

  “滾蛋?!閉纈星衷謁閌僑范?,這個蔣豪啊,簡直就是一個無良的人啊。

  見甄有錢轉身走了,蔣豪趕緊沖上去,一把扯住了甄有錢的胳膊,急道:“三位數就三位數,我從了?!?br />
  我尼瑪!

  這是甄有錢第一次想罵臟話。

  “滾!”甄有錢一頭黑線。

  蔣豪怯生生的跟在身后,問道:“甄少,你真的是……彎的啊?”

  “是啊,怎么了?”甄有錢根本就不在乎這種事情,如果真的可以借助這樣的事情,能夠少一些侵擾,倒是可以安心學習了。

  唉,我那個極品老媽,估計還有后手留給我。

  兩個人沒一會兒就回到了寢室。

  蔣豪剛開門,陸軒就朝著他嚷嚷道:“豪豬,你怎么才回來,臥槽,我們學校的貼吧都爆炸了。竟然有個傻逼才來第一天,就在女生寢室那邊狂扔了五百萬,我尼瑪,現在的有錢人,都是他娘的腦子有坑嗎?”

  “臥槽,你怎么能罵人家呢,人家有錢挨著你什么事兒了?!苯酪槐叱怕叫檔?,一邊朝著他眨眼睛。

  “老子他娘的嫉妒啊?!?br />
  “就是,擱誰誰不嫉妒啊?剛才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,我們差點沒有攔住華子,太他娘的恐怖了,幸好我和軒子極力勸說,才讓他放棄了自宮的想法啊?!崩釧劑賈缸排員叩乃棧檔?。

  蘇華一臉的不高興,回過頭來,娘娘的說道:“都怪人家的身體不爭氣,竟然不是女兒身,要不然人家現在直接就發財了,回家躺尸當個廢物多好啊?!?br />
  甄有錢眼珠子都要瞪掉了。

  什么情況?

  一個寢室六個人,蔣豪無良,陸軒桌子上全是各種零件,蘇華娘娘腔,還有一個不在寢室,只有李思良看起來正常一些。

  我去,我到底是來了一個什么樣的寢室啊?家里有個極品老媽,這里又有一群極品的室友,我上輩子是造了什么孽了啊?

  “哎呀,這是我們的新室友啊?”陸軒這時候才注意道蔣豪身后的甄有錢,熱情的上前問道:“兄弟,你怎么稱呼啊?”

  甄有錢撇撇嘴道:“額,有人叫我傻逼?!?br />
  蔣豪一臉無語,嘟囔道:“完了,這才見面就結仇了?!?br />
  “傻逼?臥槽,誰他媽的敢這么叫你?兄弟,不要怕,說出來,我們這202寢室一定為你撐腰,一來敢欺負我們202的人!”陸軒直接叫囂了起來。

  “就是,還敢欺負我們202的人,哼,老娘撓死他!”蘇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雙手叉腰,生氣的說道。

  李思良也好奇的砍了過來。

  甄有錢突然笑了,指著陸軒道:“你!”

  “啊?”陸軒和蘇華都蒙了。

  只有李思良眼珠子瞪大了,噌的一下站了起來,指著甄有錢結結巴巴的問道:“臥槽,你不會就是那個傻逼吧?不對不對,我是說,你不會就是那個在女生食堂,大手一揮,砸了五百萬的公子哥吧?”

  他上下打量著甄有錢,怎么看都覺得甄有錢不像是有錢人啊。

  甄有錢全身上下看起來也就只有一百二三的樣子啊。

  “嗯,就是我?!閉纈星苯映腥狹?。

  陸軒直接倒退了兩步,回過頭來,不可思議的看向蔣豪,問道:“你你你,你確定他就是那個傻,不是,那個五百萬?”

  好嘛,甄有錢的名字直接變成了五百萬了。

  “軒子,別激動,就是他!”蔣豪無語的道。他剛開始也不知道甄有錢很有錢啊,現在知道了,整個人都蒙了。

  您說您這么有錢,跟我們擠什么六人間啊,那些公子哥,不都是在學校外面住嗎?

  “啊,你就是那個五百萬大帥哥啊,你你你還有沒有這樣的活動了?時間地點是多會兒?我好趕在這之前,把自己變成一個女人啊?!彼棧苯悠說攪蘇纈星獗?,嬌聲道。

  甄有錢差點崩潰了。

  臥槽,不就是五百萬嗎?您至于嗎?

  就在這時候,最后一位室友回來了,他進門看到甄有錢之后,先是一愣,隨后點了點頭,提著自己的外賣,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“梁肖,他就是那個在女生食堂狂砸了五百萬的甄有錢?!甭叫煒?,直接告訴了梁肖。

  梁肖回過頭來看了甄有錢一眼,冷漠道:“哼,又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公子哥,既然都這么有錢了,干嘛還要住到這里來?憶苦思甜?我看你們這些公子哥的腦子都不正常吧?”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眾,號[玉風文學]回復數字“31”,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

  甄有錢聽了這話,眉頭頓時皺了起來,蔣豪見狀,趕緊偷偷的道:“梁肖就是這么個脾氣,他最看不上就是你們這些有錢人了,他上大學的學費,全都是通過他自己的努力獲得的,而且,他從幾天前來到學校,就開始送外賣賺錢了,甄少,你就別和他計較了?!?br />
  這家伙,我又沒有惹他,討厭有錢人?這也是什么毛病啊?

  不過想了想,甄有錢覺得也沒有必要和梁肖計較,笑道:“豪豬,放心吧,我沒那么小氣?!?br />